2012年9月27日星期四

日本阿爾卑斯山健行之旅 D6


日本阿爾卑斯山健行之旅 D6

82                穗高岳山莊>  上高地    行了10 小時

早上醒來盤骨還是忍忍作痛, 在山莊門口看日出實在太方便了, 可惜行幾步也感到痛楚, 右腳好像發不到力, 十分擔心! 很多人已一早已放置好三角架拍攝日出了, 景色迷人.




今天預算行十小時, 心情輕鬆, 六時出發. 一起步又是向上攀爬垂直懸崖, 不用思考立即將所有東西放進背包專心爬山, 雖然已是不默生, 由於每次發力右面盤骨都感到痛楚, 用力點只好集中在左腳, 右腳只是用作平衡, 難道又增加了一級! 一個小時爬到奧穗高岳山頂(3190), 今次旅程的最高點, 當然要拍多幾張照片.






從這裡看到有人站立在西穗高岳的山頂, 雲駕霧,神仙下凡, 跟仙景如出一徹. 按計劃不走西穗高岳, 而是走比較容易的前穗高岳, 看見往前穗高岳的山路, 入雲, 令人生畏! 負重! 負傷! 怎樣爬??



落山比上山更困難, 只能單腳用力, 沒辦法, 只有前進, 沒有退路. 已沒心情拍照, 走過最難苦的山坡停下來休息, 再看清楚地圖才知道下山原來可以不用登上前穗高岳山頂, 太好了, 頓時放下心頭大石, 可以省回不小體力


 

現在才有心情拍照了, 山路也沒有那麼險峻, 發覺路邊的小花是那麼漂亮那麼迷人 那麼可愛, 走到前穗高岳的路口, 見到其他人放下背包輕身上前穗高岳, 吃過簡單的午餐($100), 休息片刻又下山了


走重太郎新道下山, 不停下石階, 叢林中穿梭,  景色只是一般, 到了岳沢小屋休息後, 小路更容易走了, 輕舟已過萬重山, 只是每一步右腳都是忍忍作, 下午二時到達終點上高地, 完成六天的日本阿爾卑斯山健行


上高地是南阿爾卑斯山健行的出發地, 也是著名旅遊區, 見到一群一群的遊客在各景點拍照, 人聲頂, 世外桃源回到凡間一般, 一時候不習慣. 在巴士站餐廳吃了個熱騰騰的拉面才坐車去松本, 只是三小時的車程, $350車費, 太貴了!!

松本火車站步行到民宿只是15分鍾, 一間小小的房間要$450/一晚, 第一次睡榻榻米,第一件事要做的東當然是洗, 積了五天的汗水, 晚上到時市中心走走看看, 遊客不多, 反而食肆就琳瑯滿目,一個很可愛的城市, 吃過晚飯就回民宿睡了.

日本健行之旅 D5


日本阿爾卑斯山健行之旅 D5

81                槍ヶ岳山荘 > 穗高岳山莊          行了12 小時



四時起身攻頂, 槍ヶ岳山荘離山頂垂直只是幾十米, 出發時只見到一兩栈頭燈往山頂前進, 早上很寧靜, 一點風也沒有, 氣溫不冷! 模黑攀爬, 一時間沿鐵鏈向上攀, 一時又要爬鐵梯, 比行九芽嶺難十倍, 又像爬石澗. 如果沒有鐵索和鐵鏈的輔助, 真是爬不上. 黑暗中看不見危險, 只是不斷向上攀爬, 25分鐘爬完最後一個鐵梯才到達山頂了.





山頂只有海拔3180, 不算很高, 背負沉重的背包, 行了4, 每天12小時, 才能到達, 比去尼泊爾的Kala Pattar更困難



山頂地方不大, 只有幾個人和我一起在黑暗中等待黎明,山頂只有一個槍ヶ岳的神社以標示出高度, 當然是到次一遊的攝影地方, 小心翼翼移動到那裡拍照. 四周山嶺的輪廓漸漸顯現於見前, 遠處的山脊飄浮於雲海之中, 如夢如幻似真, 想起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四時五十七分太陽在一線雲海中升起, 太美妙 太激動了. 平時不會特意去看日出, 一般都是攻頂時才看, 上一次是一星期前登富士山時, 那次太辛苦了, 由晚上七時半行到早上四點, 筋疲力盡, 但還未到山頂, 日出多麼漂亮也沒心情去欣賞! 今次休息了一個晚上, 只需要爬25分鐘就可以舒舒服服坐下來看日出, 真是十分欣賞日本的安排, 將槍ヶ岳山荘建築於離山頂那麼近. 一度金光打照槍ヶ岳山荘上,顯現群峰之中, 傲視同群, 出類拔萃.






吃過早餐於正門拍照後又開始艱苦的一天, 第一個山頂是大喰岳, 不用半小時輕輕鬆鬆就到了, 回首才感覺到槍ヶ岳的攝人氣勢, 只好再看一會吧! 往中岳又一次在殘雪山坡之上行, 主要是大石及碎石路, 有標記在一些不明顯的大石堆中, 沿標記行不會走怨枉路, 有時須要爬梯上下山崖. 第一次看到直昇機運送物資去山荘, 上山時也看到了一群雀鳥, 難得看到高原生物, 立刻放下背包拍攝, 它們可愛的樣子



從中岳望向南岳方向, 是令人生畏的延綿不斷山脊, 到南岳時竟然有人在這裡寫生, 一片悠然, 令人欽佩! 下行不久到南岳小屋, 是一貫的紅色屋頂, 乾淨整齊, 有東西賣, 那些識途老馬已正在品嚐熱騰騰的拉面了, 買了一支寶礦力($40)鼓勵一下自己.





休息後上了一個小山坡, 看到屹立在怪石嶙峋之上的北穗高岳山荘, 看似不遠, 拍了張照片才開始下山, 山路有太多碎石坡了, 一個接一個, 又要爬梯下山, 拍了幾張照片後收起照相機專心下山, 經過不少危險路段, 不停有碎石滾下,  要收起一支行山杖, 用手爬才可以行, 一時間又需要雙手爬行才可以通過, 累了也不可以休息, 好不容易才找到安全地方小休, 才拿照相機拍照






一個小小的山坡, 只是下降了300多米就用了二個多小時, 只能用寸步難行來形容. 北穗高岳山莊屹立還是在山頂上, 石坡實在太難爬了, 攀爬了不久索性將兩支登山杖及照相機放進背包內專心爬山, 所有東西放進背包感覺重了很多.



不是健行而是攀爬, 沒有安全裝置的攀爬! 一些垂直的岩壁要四支出盡全力才可以爬上, 一個險惡山脊, 兩面都是懸崖峭壁, 中間只有一條鐵鍊以作安全設施. 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而是一失足纷身碎骨, 永不超生.心裹已說了操口, 口中媽媽聲,這些路應該是7+2 的鍾建文行, 不是像我這些二流海軍水兵行的, 來到這裡已是不歸路, 只有向前行, 沒有退路



在一處好像是山頂的地方, 見到有人停下來我也停小休, 不久又重覆上上落落山坡, 爬升了很久回望剛才停下來休息的地方原來是很險要, 比黃山的側魚背更險, 還不知死活在那兒休息了十五分鐘!



抬頭望向山頂只見到北穗高岳山莊高高懸掛在懸崖的邊緣, 遙不可及, 只有勇往直前, 不斷向上攀爬, 用盡一切的手力、腳力、腰力及身體每寸的力量, 一些山崖是垂直90度向上爬, 有時找不到著力點, 古語說『上山容易下山難』, 對迎頭而下的人更加敬佩! 最後一段往山莊的路還是垂直, 到山莊放下背包, 有走過萬水千山的感覺.





北穗高岳山莊座落在離山頂不到20米的地方, 坐在山莊外可以欣賞阿爾卑斯山山脈的景色, 群山遠翠, 一時間忘記了剛才膽戰心敬的攀爬, 還可以回首在遙遠它方的槍ヶ岳!




離開山莊走了幾十步石級登北穗高岳山頂, 太容易了! 沿山脊行了不久到達南峰, 看看前面要走的路和地圖的指示, 又是一次攀爬、落石、碎石、懸崖的路,  天呀! 天呀! 登北穗高岳時已透支了身體的能量, 那裡還有力氣呢! 莫非要用生命來拍攝出美麗的山峰、冰雪、山河及綺麗的風景嗎?




同一樣的路在過去的四小時已拍過一次, 毫不猶豫把照相機及行山杖收入背包, 全心全意全力、全神去攀爬, 不知攀過了多少個懸崖, 每個如爬八仙嶺的馬騮嶺一般, 在香港輕裝時雙腳一跳就可以了, 現在只能步步為營前進.


走了三多個小時到涸沢岳, 望到目的地穗高岳山莊時心裡不自制地笑出來, 下山時覺得右面的盤骨很痛, 一定是用力不當行傷了, 只是剛才專注生命的安全而沒發覺吧! 拐下拐下於五時四十分到達穗高岳山莊


剛過了吃飯時間, 登記入住後才特別為我準備晚餐, 一共飲了六碗湯以保充12小時所流失的水份及鹽份, 太美味了. 通過飯堂落地大玻璃看外面的景致, 牆壁上掛面了阿爾卑斯山照片, 配合柔和的燈光令人心曠神怡



黃昏在山莊外看日落, 景致迷人, 七時還看到涸沢岳上有頭燈的光, 想必已行了十五、六小時了, 精神可嘉. 山莊前築了一個石切平台, 平台下的山坡佈滿積雪, 但溫度不冷. 山莊內有咖啡角, 有一套高級 Hi Fi組合, 放置了大量古典音樂, 閱讀室藏書豐富, 可以看兩三天也看不完, 可惜太累了, 只看了一兩本畫冊就睡覺了.


今天是最辛苦, 也是景色孌化最多的一天 : 落石、碎石、懸崖峭壁、鮮花野草、雀鳥、冰雪, 體力及身心一起透支, 沒想到要負重攀爬懸崖峭壁, 上天給我一次和死神相遇的機會, 相腳累到差不多不能入睡